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数字蚌埠

搜索
查看: 33692|回复: 2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 无浪神

[复制链接]
     

注册时间:2018-12-28

19

帖子

13

主题

0

精华

二级

Rank: 2

积分
1279
QQ
发表于 2018-12-29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找对象就上数字蚌埠APP,300万蚌埠人关注的APP,应用市场搜索数字蚌埠均可下载,等你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前 言
相传,当年大禹治理洪水来到淮河岸边,正遇有个叫无支祁的水神在捣乱。无支祁住在一个深潭子中,据说它“形如猿猴,低鼻高额,青躯白首,金目血牙,颈伸百尺,力逾九象”。大禹派天神童律和庚申去与无支祁交战,经过三天三夜的鏖战,终于将其打败。被打败后的无支祁鼻子上被穿上了金铃,脖子上锁着大锁,被关在淮阴龟山脚下的深井里。从此,淮河被疏通,并且一直流向了大海。无支祁战败时,他的夫人生下一个男婴就难产而死,临死前夫人将婴儿放在河面的浮萍上,随流而漂。载有婴儿的浮萍漂到涡淮交汇处涂山脚下的禹墟,适逢涂山女路过,见婴儿面相奇特、天生异象,逐带回家中收养。一年后,此婴儿已长成高一丈有余,身形如灵猴,白首长鬐,雪牙金爪,攀爬跳跃无所不能,并善于水中觅食。因其脖中金锁上刻有“无”字,又喜欢在浪花里嬉戏,涂山女给其取名“无浪”。有一天,淮河流域突然出现一水怪,时而兴风作浪引得周边洪水泛滥,时而闯然上岸猎食村民的家禽。村民集体到涂山女那里求救,无浪闻讯自告奋勇独战水怪,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终将水怪杀死,而自己也身负重伤。无浪经过这一役后,周边村民十分感激,把他当成心目中的保护神,后来渐渐地被人们亲切地称之为“无浪神”。无浪性情好动,平日喜欢闲逛窜门,所到之处大家为感激他好吃好喝献上,奉若神明。后来无浪渐渐有些居功自傲,涂山女的话常常当成耳边风,时常玩的无踪无影,有时仗着孔武有力与人打架,“无浪神”的坏名声也慢慢传开了。
第一章 沧浪之水
   一、军帽
   1976年,珠城第一场雪下得非常大、时间也长,天空中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如同吹散的棉絮无序地飞舞着,道路两边的梧桐树上披满银霜,相比往年少了几分喧哗,多了几分沉闷。
空军部队营房大门前的哨所里,一个士兵以标准的站姿端枪立着,大门外的空地上积雪越来越厚,通往营房外的道路上不知什么时候聚集了几十个青年人,靠近营房一侧的十几个男孩,清一色的黄军帽、黄棉袄,手拿木棒和军用铁锹,带头大哥生的虎背熊腰,绰号老虎,一看就是军营家属院的孩子。
对面的一群人,十七、八岁,大都穿着蓝底粗布棉衣,只有几个男孩脚穿翻毛皮棉鞋,可能是附近钢厂的子弟,他们手中的“武器”杂七杂八,有的拿练武用的单刀,有的拿钢筋条,而更多的人只拿半截红砖,这边的带头大哥瘦高个,绰号麻杆。两边人站在雪地里,已对峙二十多分钟了。
不远处电线杆下斜靠着一个小男孩,十三、四岁,上身穿米色高领毛线衣,外面敞胸套了件小号军大衣,下身军棉裤,脚上一双圆头皮棉鞋擦的铮亮,处处彰显出来自一个军人家庭。
绒绒雪片不时地打在小孩俊朗清秀的脸上,两道剑眉斜插入鬓,如琥珀般的双眸中,明明带着一种童真,却时而又飘起一丝淡淡的忧伤和无奈。他一直保持着固定的站姿,雪花已经在头上和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远远看去像一尊雪人,只有两眼不经意地发出寒光,才觉得人还活着。
对峙的双方发现各自的气势都没有压倒对方,只好按照约架的方式进行“叫阵”。冷兵器时期打仗,双方先把人马摆好,再各自派出一人到阵前喊话,如果通过“盘道”,有一方认输,先行退兵。如果双方均不认输,就各派一人比试武力,直到分出输赢,如果还没有胜负就双方群殴。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群架与古时基本相似,此时双方带头大哥不约而同走出人群,来到对峙中心线,一场群殴即将开始。
老虎把军帽帽檐转到后脑,操着一口北京腔嚷道:“麻杆,几天不揍你,还敢抢我弟弟的军帽,是不是皮痒痒了。”
“老虎,你老逼熊啥,天冷借你弟弟一顶帽子带带,这小子竟敢拿砖头砸伤我老弟,今天赔钱完事,要不然就弄死你弟弟。”麻杆手提单刀边说边比划着。
“你要敢动我弟弟一根汗毛,就废了你。”
“不赔钱,谁也没有好日子过。”
两人嘴仗打了半天,谁也不服谁,正在僵持着,傍边站着不动的小男孩突然说道:“哥,你俩也别争了,由我和麻杆哥赤手空拳打一架,我赢了还我帽子,我输了赔医药费。”老虎和麻杆惊愕之际,小男孩已经站在他俩面前。
“麻杆哥,我叫萧寒,刚从上海回家过寒假,昨天下手可能重了点,这也不能怪我,如果你觉得不妥,可以让你小弟和我单挑,或由你替他来单挑。”萧寒冷冷的看着麻杆。
麻杆被突然出现的萧寒逗乐了,看着眼前的小孩,虽然有1米7的个头,但单薄的身体,不知能不能抗住一拳。
“小屁孩,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快回家吃奶去吧,让你哥老虎和我讲话,要不然……”话还没说完,麻杆的左肋就被重重一击,马上捂着肚子蹲下,豆大的汗珠顺额头滚下,龇着牙刚想发作,就觉得脖颈有一硬物顶着,稍微一动就可能刺破进喉咙,斜眼一看,萧寒一边拿着钢笔尖顶着自己的脖子,一边冷冷的说道:“麻杆哥,现在我有资格说话了吗。”
周边人惊愕之余,没人看到萧寒如何出手,也没人看到麻杆是怎样被制住的。“萧寒,下手轻点,不要闹出人命。”老虎也是第一次看见自己二弟骁勇的一面,虽然不怕打架,但怕萧寒走极端弄出人命,把事情闹大不好收场。
麻杆很快在惊吓之中恢复过来,“小子,今天有种把我搞死,要不然我回头就弄残你。”
“是吗。”笔尖又朝前推进一点,麻杆的脖子上很快渗出一缕鲜血。
“好了,我认栽了,你说怎么办,听你的。”麻杆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还我军帽,让抢我帽子的人向我赔礼道歉。”
“狗子,快点把军帽还给这个‘愣头青’,再向他道歉。”
萧寒接过军帽,收起钢笔,对旁边的人不理不睬,径直朝军营里走去,身后的麻杆被萧寒的气场压得想发作又不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注册时间:2018-12-30

3

帖子

0

主题

0

精华

二级

Rank: 2

积分
207
发表于 2018-12-30 20:29 手机版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言中无浪神的来历有点意思,是否真有这个传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注册时间:2018-12-28

19

帖子

13

主题

0

精华

二级

Rank: 2

积分
127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2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玉霞。谢谢关注,无支祁有其传说,无浪神是根据珠城一带混混的方言虚构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手机版|数字蚌埠网站 ( 皖ICP备15008515号-1、蚌公网安备34030002001436   

GMT+8, 2019-10-22 21:27 , Processed in 0.376427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