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数字蚌埠

搜索
查看: 10489|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 无浪神(连载二)

[复制链接]
     

注册时间:2018-12-28

11

帖子

5

主题

0

精华

二级

Rank: 2

积分
581
QQ
发表于 2018-12-30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找对象就上数字蚌埠APP,300万蚌埠人关注的APP,应用市场搜索数字蚌埠均可下载,等你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二、舅公和姆妈
   萧寒父母都是军人,在三个男孩中排行老二,萧寒刚刚出生没多久,父亲就随部队派驻到上海,母亲因为身体虚弱没有奶水,再加上还有一个4岁的哥哥要带,已经没有精力同时带好两个小孩。在他们焦头烂额之时,萧寒父亲的舅舅,也就是萧寒的舅公来信建议把萧寒送到上海,由他请保姆来养育小孩,就这样萧寒出生不到两个月就来到了上海。萧寒刚到上海时,由于缺少营养,患上了严重的“软骨病”,四肢无力连头都抬不起来,舅公马上通过关系高价购买进口针剂,打了几针后控制了病情,再由邻居姆妈的细心照顾慢慢好起来了,只是身体一直羸弱多病。
舅公一直未婚,萧寒的爷爷奶奶死得早,萧寒的父亲从小就由舅公抚养长大,供他念教会学校,解放后又送他参军。舅公从上海纺织进出口公司退休后,孤家寡人一个,无所事事,闲时就约上好友到豫园品茶聊天,有时手头宽裕时也会带着萧寒和邻居小孩到“红房子”法式西餐馆尝尝西点,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和邻居们在家海阔天空神聊,每当说到年轻时在黄浦公园,为“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脚踢东洋鬼子时,都会兴奋地用手轻轻削一下萧寒的后脑勺。
说是由舅公带小孩,其实都是有邻居的姆妈照顾喂养萧寒的。邻居的姆妈姓孔,五十岁出头,是舅公同事的老婆。孔姆妈是广东客家人,年轻时随丈夫来上海生活,没有固定工作,主要帮别人洗洗缝缝、带带小孩维持家用。解放后舅公的一间私房被分配给孔姆妈一家居住,孔姆妈顺便也照顾舅公日常的起居生活,两家人也过的融洽和睦。
萧寒刚到上海时,孔姆妈家里还寄养一个小女孩,叫璐璐,比萧寒大二个多月,她父亲是空军飞行员,家境和萧寒家大致相同。孔姆妈两个儿子都支援内地在外地工作,家里只剩老伴,而萧寒和璐璐都是小小年纪就远离父母,所以孔姆妈对俩小孩的喂养特别细心,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萧寒刚送到上海时体质赢弱,连吃奶的力气都没有,孔姆妈就抱着他穿梭在各大医院就医,回家后为了更好的进食,不用奶瓶,而是用小汤勺一点一点地慢慢喂食,通过几个月的精心看护,萧寒慢慢地壮了起来,小脸也有些红润了。
   时间很快,在孔姆妈的细心养育下,萧寒和璐璐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两人都像各自的父亲一样,个头都比同龄人高半个头,只是萧寒身子一直单薄。到了上学年龄,孔姆妈便于照顾,把他俩就近安排到附近的四川中路小学就读。
   萧寒的父亲“文革”期间作为军代表派驻在上海市东区公安局主持工作,虽然在同一城市,但工作繁忙很少来看萧寒,母亲又在千里之外,萧寒上到初中一年级他们娘俩只见过三次面。萧寒对父母的印象很模糊、记不清长相,而心里深处却一直把孔姆妈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而在心目中把舅公当成持剑的游侠、崇拜的英雄,时常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像舅公一样“孤身仗剑走天涯”。
   璐璐属听话乖巧的孩子,学习成绩门门班级前列,又是班干部,一直是同学和家人引以自豪的学生。萧寒却游离在好学生和差学生之间,留校补课和写检查已成为他日常学习的一部分,小学时还能自律,可是到了浦江中学读初一年级时,由于舅公的疏于管教和孔姆妈的溺爱,更多的是缺乏父母的管束,渐渐养成了孤僻冷傲的性格,时常撩撩同学、打打架,最后班级的同学渐渐把他和另一个叫俞文的同学划为坏学生,将他俩孤立起来,不和他俩说话。最让萧寒生气的是,璐璐不帮自己,还经常回家告黑状,弄得经常被舅公骂,好在有孔姆妈的袒护。
   三、俞文
   俞文和萧寒同龄,小学和中学一直是同班同学,他家住四川路桥附近,离萧寒舅公家隔一条马路,他的父母是同厂的工人,据说他父母都是造反派头头,父亲在一次“武斗”中光荣牺牲,他母亲为此被提拔为厂革委会领导,红极一时。 俞文在单亲家庭中长大,再加上母亲的跋扈,从小养成了桀骜不驯的性格。俞文还有一个舅舅,在四川路和虎丘路一片混黑社会,经常混迹苏州河沿岸敲诈过往船民。
   萧寒和俞文成为铁哥们是在小学五年级,当时两人学习都不好,家长和老师都怕他们带坏好学生,所以在班里几乎没有人和他们玩,他俩也懒得理其他同学。下课后他俩经常结伴到南京路上转悠,跟在大人屁股的后面,领略高耸林立的大厦和艳丽灿烂的霓虹灯,仿佛自己已经成为拥有“十里洋场”的主人,任何歧视他们的人都不肖去理睬。但大多数时间,他俩还是寂寞地在弄堂里弹弹溜子、丢丢沙包,看见其他的小孩在玩耍,就凑过去想一起玩,而这些小孩看到他们,就像避瘟神一样迅速躲开,他俩只好骂一句“册那”。
   有一天放学后,萧寒和俞文到苏州河边停靠的船上找船民的小孩一起逮鱼,这时有三个小青年,叼着烟跳到船上,其中有个穿花衬衫的人嚷道:“谁是船老大,要不要粮票?我这里有上海粮票,还有全国粮票。”  
   “是谁啊,怎么不打招呼就上船了,有什么事找我。”闻讯从船舱里快步走出一位中年男子,警惕地望着三个不速之客。
   “你是船老大,这位是我们的老大,雄哥。”穿海魂衫的青年指着穿花衬衫的人说道。
   “哦,有什么事。”
   “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没有当地的粮票,你们是买不到大米和面粉的。”
   “正好我们的粮食快吃完了,只有价格合适,可以换点粮票。”
   “价格好说,一斤上海粮票换……”三个人说着就和船老大向船舱走去。
   俞文见其中一人有些眼熟,就和萧寒悄悄跟到船舱门外,没多久船老大就送三人走出舱门。
   “舅舅,你来这里干嘛?”俞文猛地窜出去喊道,原来穿花衬衫是俞文的舅舅,叫雄哥。
   “小文,你也在船上,这同学是谁?”雄哥惊讶之余问道。
   “这是我铁哥们,叫萧寒。”
   “雄娘舅好。”萧寒马上凑到雄哥面前,规规矩矩站着。
   “小文,你这个朋友蛮灵光的,我喜欢。正好今天我挣了点钱,请你们到城隍庙吃小笼包子。”
   上海小笼包子以南翔小笼包子为正宗,因其形状小巧,皮薄呈半透明状,以特制的小竹笼蒸熟,故称“小笼包”。萧寒和俞文跟着雄哥来到“四方斋”,两人吃的满嘴冒油,肚子鼓鼓的。临走时,俞文提议不想上学,想跟舅舅混世界,但被雄哥骂的狗血喷头,回家的路上一直没有说话。
  俞文属于执着的人,萧寒发现他在偷偷的学抽香烟,有时候还对着镜子摆“造型”,外衣不是披着就是随意搭在肩上,处处想学黑社会的老大。以前俞文不惹事也不怕事,但最近不但经常惹事还出手打架,似乎要让旁人见他害怕,老远就躲开。萧寒问他是不是发神经,他却说自己已经长大了,要闯荡上海滩,要扬名立万。
   四、疯子
   “十年动乱”时期很多事、很多人都乱套了,一直护着萧寒的班主任姚老师因为“一句话”被停职批斗。萧寒看着站着大礼堂主席台上的姚老师,已经失去往日优雅端庄的气质,头上带着高帽子,手背在后面弯着腰,稀疏的鬓发杂乱蓬松。发言席上有个带红袖章的红卫兵女将正在慷慨激昂地数落着姚老师的条条“罪状”。来参会的同学们也是心情激动,在主持人的号召下疯狂地喊着口号“打倒姚XX!”。萧寒喊了几嗓子觉得无趣,就悄悄地和俞文跑出学校礼堂,透了透污浊之气,就径直向苏州河岸走去。
   萧寒和俞文漫无目的的走着,周围的行人和车辆变得模糊起来,喧闹声由近渐远,空气中仿佛有一股强流风暴正在涌动,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突然,在不远处外白渡桥上转来一阵嘶哑的叫声“擦皮鞋,擦皮鞋”,原来有个疯子在桥上叫喊着。一张满是污垢的脸,看不清疯子有多大年龄,乱蓬蓬的、似拖把布的长发好像很久没有梳理,一件辨不出颜色的长衫已是破烂不堪了。疯子挎着一个大竹筐,手上拿着捡垃圾的铁夹子对着空气挥舞着,好像正在与无形的对手搏斗着,只是嘴里喊着“擦皮鞋”有些不伦不类,但又似曾相识。
   “萧寒,还记得前些日子,朝鲜杂技团来华表演吗?”俞文看着疯子略有所思。
   “记得,好像有个小丑节目就是‘擦皮鞋’。”
   “这个节目是以喜剧的方式,反映一个朝鲜军人通过装疯卖傻骗过美军,完成任务的的故事,不知这个疯子是不是潜伏的特务,我们去逗逗他。”
   萧寒两人马上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倍增,快步向疯子走去。刚靠近,疯子就发现了他们,转身朝河滨公园狂奔而去。萧寒先是一愣,更加深了自己的判断,两人没有犹豫当即随后追赶,追了有100米处,萧寒和俞文把疯子逼到墙角下。
   “疯子,看你能跑多远,我问你,你是不是特务。”俞文比萧寒身体素质要好点,但也跑得气喘吁吁了。
   “擦皮鞋,擦皮鞋。”疯子挥舞着夹子,不让萧寒他们靠近。
   俞文见一时难以近身,马上拿起书包向他砸去,趁疯子愣神之际,萧寒从后面把他扑到,两人死按着疯子让其不能动弹,俞文气喘低问道:“你是不是特务。”
   疯子被压在地上,嘴里还是嚷着“擦皮鞋,擦皮鞋”,就在萧寒他俩想进一步施加审讯力度时,突然各自的肋部都被重重一击,一阵剧痛使两人大叫一声,捂着肚子滚到一边。而疯子慢慢爬了起来,也不逃跑、也不说话,只是坐在路牙石上瞪着双眼看着萧寒他们。俞文先缓过劲来,举起拳头刚想捶出去,但一接触到疯子犀利的眼神,马上停手愣在空中,仿佛一尊雕像竖立在地上。
   “你俩小子还行,这么快就能追上我,还能把我制住,你们叫什么名字,哪个学校的?”疯子一改呆滞错乱的眼神,换了一张慈祥温厚的面庞。
   “疯子,你是真疯还是假疯,刚刚是怎样出手的,我们都没有发觉。”萧寒单手捂着肋下,战战兢兢地问道。
   “想学吗。”
   “只要你不是特务,我们就跟你学。”
   “我是化了妆的公安侦查员,正在执行秘密任务,你俩对此事不但要保密,还要协助我办案。”
   疯子叫雷震,当时对萧寒他们隐瞒了真实身份,很久以后才知道,雷震其实是市公安局的老侦查员,当时已经被打成“右派”停职并被隔离审查,准备以“莫须有”的罪名坐牢时,他只好装疯卖傻躲过此劫。
萧寒和俞文将信将疑的跟着疯子来到乍浦路桥,下面的涵洞就是疯子的栖息地。洞内靠墙用碎砖垒了两堵矮墙,中间几块包装用的木板上铺了一张脏兮兮的棉被,角落里堆积着一些煤球和碎木块,旁边砌了一个简易炉灶。
   “疯子,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萧寒咋着嘴说道。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韩流。”疯子无奈的笑了笑。
   “什么意思?”
   “等你们长大后就明白了。”
   五、萍姨
   自从认识疯子后,萧寒和俞文两人规矩多了,学习也有点进步了,只是他们的行踪越来越诡异了,璐璐几次跟踪都被他俩甩掉了,惹得她又向孔姆妈告“黑状”。萧寒被舅公责骂后,气鼓鼓找到璐璐嚷道:“以后你当了我老婆,天天不给你饭吃,看你有没有力气告我的状。”搞得璐璐一张小脸涨得通红马上跑开了,而在边上的孔姆妈和邻居们听到后,都笑的前仰后合。
   疯子告诉萧寒,肋部是人受攻击最疼但又看不到伤的地方,只要出手快就能出奇制胜,当然喉咙也是要害部位,只是疯子禁止萧寒他们攻击喉咙,一是小孩难以攻击到位,二是分寸把握不好会出人命。疯子还和往常一样,背着竹筐、拿着夹子满世界的疯癫,也不知道他在查什么案件。萧寒和俞文每天放学后准时来到到桥涵里,跟疯子学格斗技巧,偶尔高兴时也能听到疯子说些解放前地下党的事情,但萧寒总是怀疑这些故事是不是真的。
   突然有一天,疯子很晚才回到涵洞,见到萧寒和俞文马上严肃地说道:“我代表党和毛主席,交给你俩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能不能办到。”听说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事情,两人顿时兴奋不已,终于可以和老公安并肩作战,锄强扶弱、惩治坏人。
   “你让我们做什么事,我们一定完成任务。”萧寒学着电影里的情节,郑重的把拳头举到太阳穴的位置,似乎在宣誓。
   “我要让你们去保护一位女同志,她的家就在萧寒住的弄堂里,外面人都叫她‘萍姨’。”
   “那个萍姨我听说过,就住在我家隔壁,可是家里人都说她是个‘四类分子’,让我们离她远点,怕受到牵连。”萧寒很诧异地盯着疯子。
   “这个你们就不懂了,其实她是打入敌人内部的红色间谍,现在混在台湾潜伏敌特的内部,准备将其一网打尽。但是,她的周围有很多群众不了解情况,又不能公开她的身份,所以要你们在不明真相的群众骚扰她时,尽量地保护她,不要伤害到她。”
   “我马上去找她,可是她怎么能相信我,要不要对暗号。”萧寒虽然有点早熟,但思维还是像个小孩子。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萧寒一人来到萍姨家,开门是一位优雅的少妇,一双碧波清澈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萧寒,问道:“你是隔壁的萧寒吧,来我这里有事吗,如果有事就请进来,进门时在门口的布垫上把鞋底灰擦干净。”
   萧寒在她转身时,突然闻到她身上自然发出的一丝丝幽香,同时身体第一次感到有一种冲动,恍惚灵魂一点一点被抽走,感到天竟然如此的明亮。
萍姨的房间不大,陈设简单但整洁,靠窗的书桌上整齐的摆放着为数不多的几本书籍,边上一个精致的玻璃瓶里插着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窗外,一束阳光斜射到屋里,勾勒出一个圣洁宁静的剪影,让人觉得她神秘不可靠近。萧寒正在发呆之际,一声软甜柔媚的声音飘了过来,“萧寒,怎么跟傻子一样站着,有事坐下再说。”
   “萍姨,你真漂亮,为什么别人都说你是‘四类分子’,不让和你说话。”萧寒一时忘了疯子的嘱托。
   “是吗,你看我像不像坏人,是不是有人让你来保护我。”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能掐会算啊。” 萍姨轻轻拉着萧寒的手,把他带到书桌旁坐下,然后斜着头注视着萧寒,似乎在询问着什么。萧寒这时才想起疯子让他来的目的,马上把疯子吩咐他的事全部托盘而出。萍姨静静地听着,最后只是轻轻叹了一声“唉,这个疯子还是那样,喜欢管闲事。”
   这事过后,萧寒总觉得疯子和萍姨都是有故事的人,尤其是萍姨,她很有学问,经常给萧寒说些古今中外的故事,但她的故事里很少谈到她自己。有一次,萍姨给萧寒讲屈原故事时,忘情的念道:沧浪之水清兮,可以灌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灌吾足。萧寒问其含义,萍姨介绍道,沧浪之水的清与浊,都应该坦然接受,清水洗脸,浊水洗脚。当时萧寒不太明白诗词的内涵,若干年后在珠城混江湖时才领悟到诗词的真正深意。
   “文革”期间每个星期三下午是政治学习时间,也是义务劳动时间,萧寒和俞文在学校草草的完成劳动任务后,马上赶到弄堂里帮萍姨劳动。“四类分子”一般都是分配又苦又脏的活,萍姨那天的劳动是淘阴沟洞。萧寒去的时候远远就看见萍姨卷着裤腿、挽着袖子,拿着长竹竿艰难地捅着下水道,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俞文马上冲到跟前抢过竹竿不声不响的干了起来,萧寒也拿起铁锹把污泥铲到“黄鱼车”上,居委会大妈刚想干涉,就被俞文的凶狠的眼神吓走了。萧寒回头看看站在树荫下的萍姨,第一次发现萍姨流泪。
   
第二章 初出茅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手机版|数字蚌埠网站 ( 皖ICP备15008515号-1、蚌公网安备34030002001436   

GMT+8, 2019-4-21 02:30 , Processed in 0.148085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