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数字蚌埠

搜索
查看: 7378|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 无浪神(连载十二)

[复制链接]
     

注册时间:2018-12-28

19

帖子

13

主题

0

精华

二级

Rank: 2

积分
1199
QQ
发表于 2019-7-23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找对象就上数字蚌埠APP,300万蚌埠人关注的APP,应用市场搜索数字蚌埠均可下载,等你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四、做局
自从八姐把涂料厂的事情交给萧寒处理后就去广州谈生意了,萧寒原想让八姐给自己调派一些混混好备不时之需,可找了几次都被告知她去了外地。谢伟帮萧寒分析,八姐很可能是有意躲着,让萧寒单枪匹马去操办,如果事成了大家得利,如果不成也可以把锅甩给萧寒。
倪三少知道八姐不想帮忙后,淡淡的一笑,因为这次事关重大,是自己扬名立业的关键时刻,所以他不想八姐那样人来过多地分一杯羹,只是对萧寒说了一句话“到时候我帮你找人”。
经多方打探,杨台子村有两股势力,就像武侠书中所说的,一股是所谓的“正统派”,就是以杨琪为首的、具有一定政治影响的利益集团,他们常年把持着村“两委”的位子,通过引诱、贿赂的方式拉拢腐蚀一批政府官员,为其违法犯罪活动提供政治庇护和帮助,同时还把自己打扮成一副正人君子、社会贤达的模样,采取投资、捐款等手段捞取政治资本,自接进入基层政权,使黑恶势力披上“红色”的外衣。
另一股则是所谓的“邪派”,他们大多是由“两劳”人员和社会闲散小青年组成,这些少壮派都以绰号叫扁头的为老大,他们仗着有过牢狱的经历,对一切妨碍他们利益的人,采取的手段更加直接、更加暴力,经常动用暴力对辖区内的个私企业、农贸市场里的小贩、餐厅老板等索要“保护费”或“地皮费”,稍有不从便施暴殴打。
自从扁头团伙的出现,已经慢慢侵蚀到杨琪集团的利益,几次冲突不但没有把扁头一方压下去,反而扁头他们在逆行中快速成长起来。一些常年被杨琪压迫的个私老板顺势投靠了扁头,胡锦作为亲戚第一个投向扁头,又怕实力悬殊,经多方牵线搭上了八姐这颗大树。
没几天,倪三少传来消息说,杨台子村前一段时间治安事件频发,已经引起警方的注意,但碍于杨琪是人大代表而没有过分打击,只是让乡政府相关人员劝诫双方,让他们收敛一些。可能政府的告诫起到了作用,近来双方好像达成了某些协议,大的械斗暂没有发生,只是小的争斗时有发生。
对于这样的局面,萧寒和倪三少非常着急,如果他们不继续争斗,不出现伤亡事件,警方就不能出师有名地一锅端掉这两股黑势力,就更谈不上两人渔翁得利。
有道是“欲让其灭亡,先让其疯狂”,杨琪的势力如日中天,扁头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如果要打垮他们,必须先让其疯狂起来。萧寒和倪三少经过几天的思量,一个让杨琪和扁头疯狂的计划酝酿而成。
初冬的一个夜晚,远处飘来一片薄云,渐渐遮住了月亮,像给月亮蒙上了一层面纱,黑夜里的村庄显得更加模糊和寂静。靠近杨台子村西口的公路上,缓缓驶来三辆黄色面的,小车刚停稳,车上鱼贯蹿下十几个身影,他们没有停顿,借着夜色直接朝着一个农家大院奔去。快到大院门口时,黑影中闪出一位瘦高个的青年,只见他敲门喊道:“杨书记在家吗,快开门,我是乡政府的,有急事要通知你。”
喊了几嗓子,里面才听到仓促的应答声,随着大院电灯开亮,大铁门被缓缓打开,一个中年人披了件棉大衣,瞪眼瞅着来人问道:“你是哪一位,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来我这里有啥事?”
“你就是杨琪,杨书记吧。”
“是,我就是。”
“听说过做涂料厂的胡锦吧,前一阵你们想霸占他的厂子,又威胁利诱又殴打他,是你幕后指使的?”
“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杨琪说着,警觉地朝后退去。
这时,来人再不答话,左手猛地推开大门,右手挥舞着锹把,向杨琪头部砸下,后面的人随后挤进大院。杨琪瞬间就被前面几个人打倒在地,嘶哑的嚎叫声顿时划破夜空,随后正厢房跌跌撞撞冲出一位中年妇女,她披头散发、光着脚丫子,拼命向几个黑影扑去,刚想救人就被掌击脸部跌倒在杨琪身上。
也在同时,左厢房猛然窜出两个半大小子,手里各拿着铁锹和铁叉,刚想上前打斗,就被两个黑影近身踹倒,反剪双手压在地上不能动弹。带头黑影看已控制了局面,就来到杨琪面前,脚踩他的脸上狠狠地说道:“大爷今天来,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不要再找扁头和胡锦的麻烦,要是还敢操事,我就把你一家都废了。”说完,又朝杨琪身上猛踢了一脚,然后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快撤。
其实,领头的瘦高个青年就是萧寒,跟着他左右的是马武、林哲、强子和四清,其他的人都是小溪河大亮和他的一帮小弟。萧寒在夜里突击杨琪一家,主要是假借扁头之名暴打他一顿,但又不能把他打残,好让杨琪有精力组织力量对扁头他们进行反击。
然而事与愿违,杨琪因为萧寒的一时手软没有被当场击垮,等萧寒他们刚出大门,他马上翻身站起,跑进屋内摸了一把砍刀,冲出院外。杨琪边追边用刀把挨家敲着邻居的门,嘴里还喊着“老二,老三快起来,我被人家抄家了,那帮人还没有走远,赶快喊人跟我一起追这帮兔崽子。”
正当萧寒他们向村外出租车奔去时,杨琪一伙已经抄小路追了上来。萧寒看路边黑压压的一群人,知道情况不妙,马上领着几个拜把兄弟,截住杨琪他们,让大亮一帮人坐车先走,而自己五个人边战边朝燕山山上撤退。
萧寒来杨台子村的目的,主要是挑起杨琪和扁头两帮人火并没想伤人,就没有带 “大刺”和砍刀等“大家伙什”,五个人临场只能用锹把拼死抵抗,但在铁叉和大砍刀面前形同虚设、无法招架,只能朝山上树林里逃窜。
不知跑了多久,萧寒他们逃进一座轮窑厂,再看五人都不同程度地挂了彩,可能林哲人高马大,是对方攻击的重点目标,左手臂和后背都被砍的见肉了,鲜血也染红了身上的夹克衫和牛仔裤。几个人在砖坯垛后稍做休息,萧寒趁马武帮林哲包伤口的空间,出去环顾了周边环境,发现轮窑厂有一条通往外面公路的小道。
萧寒刚想回去告诉哥几个出去的办法,就看见远处小道两旁隐隐约约聚了不少人,这时对面几束手电筒光照射过来,随后有人喊道:“你们几个兔崽子还想往哪里跑,这里已经被我们围上了,快点过来趴地磕头饶你们不死,要不然把你们撂窑炉里烧成板砖。”
轮窑厂在漆黑的夜晚显得寂静阴森,杨琪他们喊了几嗓子,见没有动静,贸然闯入又怕遭黑砖头袭击,只好蹑手蹑脚地慢慢向前推进。萧寒等五个人心情可谓五味杂全,仿佛走在荒芜的绝境里,在对望的时候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一丝恐惧。沉默片刻,马武先开口调侃道:“今天我们可能要挂在这里了,就像当年拜把子时曾说的‘但愿同年同月死’。”
“这事都怪我,事先没有策划周全,反被杨琪这小子扭转乾坤,过一时我先冲出去拦住他们,你们什么也不要管,能跑出去一个算一个。”此时萧寒肠子都悔青了,当时应该把杨琪腿打断,让他没有精力来组织反扑,现在只有自己舍命帮兄弟们挡“子弹”了。
正在双方集聚力量最后一搏时,轮窑顶部四周的几盏电灯突然大亮,烟囱的后面缓缓走出七、八个年轻人,为首的手里拿着一杆双管猎枪,其余的有的拿砍刀和“大刺”,有的拿自制的土枪。为首的年轻人望了望下面的两拨人,嚷道:“下面的人听着,这个轮窑厂是我大哥卫兵罩着的,如果想在这里惹事,不要怪我手下无情。”
“原来是栗子老弟,我们不是冲你来的,我们是冲里面几个小崽子的,刚刚他们抄了我家,才追到这里的。我们进去把几个人抓了就撤。”杨琪一直就知道这个轮窑厂是“大龇牙”卫兵的地盘,也不想多生事端。
“如果我不让你带人进来呢?”栗子说着把枪口抬了抬。
“栗子,咱们历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你非要趟这个浑水,就不要怪我不给面子了。”恼羞成怒的杨琪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人往里冲。
杨琪的人刚想往里冲,就听到空中“呯”的一声枪响,人们惊恐地扭头往上看,只见栗子端着枪膛冒烟的猎枪,瞪着凶巴巴的双眼嚷道:“他妈的,今天老子就是不给你面子了,立刻给我滚出窑厂,要不然我们兄弟几杆枪马上把你们打成筛子。”
杨琪见栗子一伙摆出要开枪的样子,无奈地招呼手下人,低声吩咐道:“这帮愣头青不好惹,先退出去,叫兄弟们守住进出的路,我就不信他们能插翅飞出去。”
栗子看杨琪他们退出厂区后,马上来到萧寒藏身之处,绷着一张似笑非笑的脸问道:“你们中谁是萧寒?”
“我就是,兄弟今天多亏你们相助,大恩不言谢,有情后补。”萧寒马上理了理凌乱的衣裳,快步迎了上去。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小浪子’,我叫栗子,是卫兵的老弟,今天老大带我们过来只是还倪三少一个人情,至于感谢呢,你应该谢谢倪三少,与我们无干。”
“栗子兄弟,你说卫兵也来了,我能不能见见他?”
“萧寒哥,听说当年你和老大很铁,他进号子时你还送了一件军大衣和钱,但老大吩咐过不想见你。”栗子看了看有点不解的萧寒,接着说道:“老大说,今天救你就算还了当年的情,以后两不相欠,是敌是友各走各的路。另外还要你离老大表妹越远越好,不然绝不客气。”
栗子后来说什么,萧寒一句也没有听到,整个身子机械地跟着栗子后面,可满脑子里却是当年与卫兵和溪霞嬉戏打闹的场景。不知跌跌撞撞走了多久,他们一行人来到一条山路旁,路边停着一辆“达契亚”出租车,栗子上前与司机打招呼后,马上示意萧寒他们上车。此时,萧寒才回过神来,深深叹了一口气,回头向窑厂的方向喊了一嗓子:“卫兵,我的兄弟,谢谢了!”
自从萧寒夜袭杨台子村后,杨琪因为找不到萧寒他们,只有迁怒于扁头一伙。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正如倪三少设计的一样,两帮人打的你死我活,惊动了当地公安部门,也惊动了市政府高层,一场雷霆打击行动悄然打响。  
没有多久,杨琪和扁头等团伙成员相继落网,萧寒他们有倪三少特殊关照,又加上火并的两帮人马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就草草了事不予深究。事后,萧寒陪着林哲躲到小溪河大亮家中养伤,而此时八姐也从广州回到珠城。
萧寒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就是黑社会,但通过此役才知道,与倪三少和八姐相比自己只不过就是一个街头混混。混社会都是从打打杀杀开始,砍杀不但需要勇气和魄力,还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等到打杀有一定地位后,就要玩头脑、玩权术,同时还要防范自己人、防范政府。如果想更上一层楼成为黑社会,这些还不够,必须要有组织,有纪律,有后台,有经济来源。总之,头脑简单,心理素质低的,没有钱的就不要出去混。
当萧寒再次面对八姐时,原来独立门户、摆脱控制的想法已经淡忘,而背靠大树合作共赢的思路一点点清晰起来,自己要想出人头地必须在经济上依靠八姐,在社会上混要依附倪三少。
杨台子一役后,倪三少和八姐各得其所,倪三少以乡政府的名义安排自己人兼任村党支部书记,以便控制村办集体企业,而八姐通过恩威并用、软硬兼施的手段兼并了像涂料厂一样的私营小企业,没多久杨台子村又恢复了往日的歌舞升平,只是管理人被重新洗牌。
萧寒如愿以偿得到了涂料厂,他拿着八姐给的一笔赏钱,全部犒劳他的一帮兄弟,自己没有留一分钱,因为他深知义气固然重要,但情感投资也是必要的。
五、婚礼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珠城大街小巷流行起吃烧烤,萧寒为了给伤病痊愈回来的林哲接风,约上谢伟和另外几个哥们,在“裤裆街”附近找了一家露天经营的烧烤店。当时的烧烤店大多在人行道上摆上几排小桌子和小板凳,沿着路牙石支起一个加厚的烧烤炉,,又从临街商铺拉一根电灯线用作照明。
一张低矮的小木桌上摆放着一个长条铁皮盒子,铁盒里面的木炭烧的“吱吱”作响,萧寒六个人围桌而坐。没多时,老板把烧烤好的羊肉串均匀的铺放到铁皮盒子上,烤肉经炭火的烧撩香气四溢,大家望着飘散的炊烟和烧的通红的炭火,一时味蕾欲罢不能。
林哲首先忍不住,顾不得烫抓起一串羊肉串,一口撕下一大块,满口火热道:“哇!爽!”
“慢点吃,不要烫着嘴了。”谢伟说着,拿起筷子捅了捅炭火,趁着火烧的更旺时,挨个把羊肉串翻个面,然后才慢条斯理地拿起羊肉串,接着说道:“吃烧烤有‘三嚼’,一嚼忘了所有的不快,二嚼人仿佛在天上飘,三嚼如同羽化升天。”
“谢哥,你们文人就是讲究多,哪像我们大碗吃肉、大碗喝酒来得实在。”强子永远都是直来直去。
谢伟刚想争辩,萧寒抢着说道:“今天请你们来,一是感谢前一阵大家出生入死地帮我抢地盘,但我保证以后厂子挣钱了,兄弟们都有份。二是林哲的婚事不能再拖了,作为哥几个第一个办喜事的,我们必须要办的隆重些。”
几个人一听说要办喜事,马上争先恐后地发表各自的意见,四清嚷着非要按西式的方式到教堂办婚礼,露肩的白纱婚裙、神父的证婚、婚礼进行曲显得时髦又高大上。
“大家都不要操蛋了,还是中式婚礼最好,只是我们对婚礼的办理一窍不通,这个还要谢哥多多指点。”马武作为老大第一次武断的作出决意。
谢伟在大家的目视下,刚想端架子显摆,又见没人买账,只好惺惺嘟囔道:“你们都太年轻,不知道中式婚礼有多隆重,今天我就给你们讲讲解放前婚礼豪华的场面……”
传统的中式婚礼古朴、喜庆,热烈而张扬的气氛深受人们的喜爱,其中抬花轿是传统婚礼的核心部分,有四人抬,八人抬二种,而婚礼的高潮就是颠花轿,俏皮的场面会引来大批的围观者,当然现代城市里坐花轿的场面已很少见到了。
旧时新人的服装为凤冠霞帔或长袍马褂,新娘蒙红盖头,在伴娘的伴随下,由新郎手持大红绸牵着,慢慢地登上花轿。在锣鼓、唢呐声的伴随下,花轿开始启程,到新郎家时新娘踩着红地毯下轿,在媒人的搀扶下跨过火盆,接着再跨过马鞍,征兆新人婚后合家平安。
这时候,一对新人就该正式拜堂,分别给双方高堂敬酒,之后双方母亲同点龙凤烛,新人互换香书美玉做信物,接下来新郎新娘入洞房。
谢伟不愧是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绘声绘色的说讲仿佛将人带入了结婚现场,把林哲听得如痴如醉,哈喇子充斥着嘴边,恨不能马上手挽娟子的玉手,双双入洞房。
马武捅了捅失态的林哲,笑道:“看你的馋样,急的跟猫抓的一样,结婚这事双方老人可同意了吗,别弄得剃头挑子一头热。”
林哲回过神来,擦了擦嘴忙答道:“两个月前我父母就托人去说媒了,娟子妈也同意,两家商议在明年初就把婚礼给办了,现在我爸正让人打家具呢。”
“原来你们两家都已经商量好了,我们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看样子你已经胸有成竹,也不需要我们帮忙了。”萧寒作出甩手大老板的样子。
“不要误会,我和娟子的婚事离不开你们,到时候下礼和接新娘都要靠你们操办呢。”
“你知道就行。”
很快两扎啤酒喝光了,大家的尿意涌动,干脆集体跑到路边墙根下比谁尿得高,酣畅淋漓后重新入座,萧寒手也没有顾得擦,抢过一串烤干的羊肉串吃了一口,说道:“我宣布,从今天起林哲婚礼筹备工作正式开始。”
时间转眼到了年底,林哲的新房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婚期也越来越近了,萧寒他们不放心,又一起到林哲的新房再查看一番。
林哲不大的房间里,墙面和屋顶都是用萧寒厂子的白色涂料粉刷的,地面的彩色花纹是强子和四清花了一个星期,用107胶、白水泥和颜料精心刮制而成的。屋里双人床、三门衣柜、梳妆台、书桌……摆放得井井有条,高低柜上放着一个没有拆封的黑白电视包装箱,只是家具的油漆味还没有全部散尽。
“林哲,女方家要多少彩礼?她们陪嫁什么东西?”马武好奇的问道。
“你们也知道,娟子孤儿寡母的哪有什么积蓄,礼钱也没有要多,只要一千元,然后再凑点钱买个冰箱作为陪嫁物品。”林哲挠了挠头,怕哥几个数落娟子,马上又说道:“其实人家都把掌上明珠给我们家,又不要很多的彩礼,就是区区一点彩礼还添点钱买东西,给了我们。”
哥几个看林哲那股认真劲都忍俊不住捧腹大笑,正当大家抚掌大笑时,谢伟猛然窜进屋里,在大家愣神之际,他先发话:“林哲,结婚日子定在哪一天?”
“我妈查过黄历,元月2日正好是腊八节宜结婚,所以婚期就定在那天。”
“掐指算,婚期不到两个星期了,下礼的东西可准备好了吗?如果没有预备好,我来帮你去办理。”
“谢哥,你人头熟,下礼东西就全权交给你了,清单和钱我马上给你。”林哲说着就到书桌抽屉里翻找下礼清单。
马武似乎想到什么,忙说道:“接新娘的小汽车,我已经跟倪三少说了,结婚当天他把银行的‘皇冠’车借给林哲用,另外还说一定要给他下请帖,不然不够朋友。”
大家正在为结婚说的兴致高亢时,谢伟冷不丁地问道:“你们谁是‘童蛋子’,因为结婚前一天晚上,只有‘童蛋子’才有资格‘压床’。”
“我是‘童蛋子’,我来‘压床’。”萧寒四个兄弟异口同声地喊出声。
谢伟摆了摆手,严肃地说道:“马武和萧寒你俩不行,严格来讲只有比新郎岁数小的未婚青年才有资格,哥四个只有强子和四清够格,要不然就会不吉利。”
萧寒看着强子和四清俩人兴高采烈的样子,调侃道:“你俩是不是‘童蛋子’,如果不是,趁早换人。”
林哲结婚的当天早晨,马武、萧寒、强子和四清分别骑着四辆三轮车,领着一帮弟兄们拉着下礼物品,浩浩荡荡地向娟子家进发。按皖北地区的习俗,林哲准备八种下礼物品,有半扇子猪身,两条十几斤重的红鲤鱼,一公一母两只鸡,十六条“渡江”香烟,十六瓶大曲酒,十六瓶水果罐头,十六包果子点心,十六袋千层糕。
林哲的婚房位于“二七”文化宫附近,娟子家在张公山四村,下礼的车队沿着主干道行驶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娟子家的楼下,早早等候着的大亮见到萧寒他们将近马上燃起鞭炮,随着“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下礼的人们纷纷抬着礼品,嬉笑着涌进娟子家中。
此时,娟子妈穿了件大红色的毛呢大衣,瞅着满屋子的礼物,心里像灌了一瓶蜜一样,顿时心花怒放。当听到大家的祝福时,略带鱼尾纹的眼角慢慢舒展开来,双颊浮出两片红晕。
“娟子妈,我们受林哲父母的委托,把结婚的礼品和礼金给您老人家送来,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请您提出来。”作为老大的马武边说着边从旁人手中接过一个小皮箱,用双手郑重地递给娟子妈。
可能送小皮箱这个环节是临时加的,娟子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迟疑一时才接过箱子掂了掂,问道:“马武,这里面放着什么东西,有没有贵重东西。”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出发前林哲父母让我带来的,说是给他们儿媳妇准备的,还嘱咐要轻拿轻放,要不让娟子开箱看看。”马武也是一头的雾水,但怕有贵重物品就提议先让娟子看看。
开箱后,发现有两个精美的装饰盒,一个里面放着一条金项链、二个金耳坠、一副金手镯,另一个里面放着一副碧绿的翡翠手镯,看水头有些年头了。还有一个鼓囊囊的红信封袋,不用看里面肯定装着不菲的礼金。
虽然娟子妈和萧寒他们对这些物品不太懂,但帮忙的人群中有人识货,马上就有人从几样饰品的成色和款式中断定,金子饰品是婆婆陪嫁时的物件,因为饰品上还有近期清洗过的痕迹。而翡翠手镯更有些年头了,最起码隔了两代人,应该是林哲奶奶的物品。后来经林哲确认,因为他在家里是独子,深得家人宠爱,所以母亲和奶奶都将自己当年的陪嫁品送给了娟子,这也足见林哲家人对娟子的认可。
当萧寒他们拉着娟子的陪嫁品返回到林哲新房时,接新娘的婚车已陆续到达,有倪三少安排的“皇冠”牌轿车和“切诺基”牌吉普车,还有八姐安排的两辆“上海”牌轿车。由于快到吉时,萧寒和马武俩人顾不上搬物品上楼,马上陪着新郎官驱车向娟子家进发。
娟子家楼下,接新娘的车子刚刚停下,鞭炮声还在不停地响着,新郎官马上从婚车里面出来。新郎官林哲身穿藏青色西服,胸前佩戴着一朵鲜花,手里捧着一束鲜花,昂头挺胸,面带微笑,在众人的簇拥下,风度翩翩地向娟子家走去。
新郎官刚走到新娘门口,就有人喊道:“快关门,新郎官来了。”眼看娟子门被关上,迎亲队伍里的萧寒赶忙走上前大声嚷道:“请开门,迎亲的新郎官来了。”同时,他把两个红包从门缝中间塞了进去。不大一会,随着里面阵阵笑声门开了,这时林哲立刻健步如飞冲了进去,片刻新郎官便挽着新娘出来了。
外面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又响彻起来,浓浓的硝烟伴随着飞舞的鞭炮碎片,林哲陪着娟子进入了婚车,边上的马武立即将手中的糖果向人群中撒去,趁大家忙着抢糖果时,四辆婚车缓缓驶出了小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手机版|数字蚌埠网站 ( 皖ICP备15008515号-1、蚌公网安备34030002001436   

GMT+8, 2019-9-23 17:20 , Processed in 30.710669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