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数字蚌埠

搜索
查看: 5709|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 无浪神(连载十三)

[复制链接]
     

注册时间:2018-12-28

19

帖子

13

主题

0

精华

二级

Rank: 2

积分
1194
QQ
发表于 2019-8-19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找对象就上数字蚌埠APP,300万蚌埠人关注的APP,应用市场搜索数字蚌埠均可下载,等你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八章  人情世态
一、非池中物
春节将近,过年的味道越来越浓,家家户户都忙着采购年货,大街小巷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而“向阳红日用百货商店”办公室里却是另一幅景象,只见萧寒仰面斜躺在三人沙发上,嘴上叼着烟,两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刺鼻的烟味慢慢地向四周散发,而萧寒的思绪却定格在几天前的一个晚上。
自从杨台子一役后,萧寒就没有单独和八姐聊过生意,考虑到接手涂料厂后,就没有精力管理日用品商店,就想尽快将商店交还八姐,自己可以专心经营厂子。为此,萧寒抽出一天的时间提前把经营账目做好,刚准备出门去找八姐时,就见她披了件裘皮大衣缓缓走了进来。
“八姐,你怎么过来了?正好我有事想找你。”萧寒看见八姐一愣,忙问道。
“萧寒,你要找我的事情我已经猜到了,而今天我来找你的事情,你肯定猜不到。”八姐举步轻盈,两眼不经意地扫了一下萧寒办公桌上的账本,接着又说道:“我从广州回来后,我俩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聊聊了。正好马上要过春节了,今晚我特意在‘大四喜’酒店订了一间包房,犒劳犒劳你,另外还请了谢伟和市工商局许则友主任。”
“怎么能让你破费呢,这顿饭我来请。”萧寒说着,忙请八姐坐到沙发上。
“你还跟我客气,杨台子那事你帮我这么大的忙,我正在想怎么谢你呢。”
“谢就不要了,我已有一个涂料厂就心满意足了。”萧寒见八姐今天心情好,马上顺着自己的心思接着说道:“八姐,以后我要全力经营涂料厂,可能没有精力去管理日用品商店,你看日用品商店能不能再安排其他人去负责管理。”
八姐没有马上回答,只是一双秋水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萧寒,停顿了几秒钟,“噗呲”一声笑了起来,用纤手轻轻点着萧寒说道:“萧寒,其实我老早就猜到你会有这种想法,你一直想有一家自己的厂子,开创自己的一片天地,可是你自己有没有想过单打独斗能够走多远。”
“八姐,我的希望值并不高,就想过一种平平淡淡的生活。”
“萧寒,我估计你说这个话,连你自己都不相信。你的为人我是太了解了,你属于不甘于平凡的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非池中之物’。”
八姐看萧寒还想反驳,马上站起身示意萧寒收拾一下跟她走,临出门时意味深长的说道:“刚刚你提的事,权当我没有听过,商店那边还是由你负责,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另外还有一项大生意正等着你。”
“大四喜”酒店着落在朝阳路一个繁华路口,酒店里的装饰和摆设较为讲究,八姐订的包间不大不小,可以容纳十个人就餐。当萧寒随着八姐进入包间时,凉菜已经上桌,圆桌边上坐着三个人,其中谢伟和市工商局徐主任是老相识了,另外一人萧寒不认识。
八姐寒暄几句,马上招呼大家落座。萧寒知道请人吃饭时饭桌上的座次非常讲究,一般有“尚左尊东”的规矩,此时八姐右边依次坐着徐主任和谢伟,而左边坐着一位中年男子,按座次来看今晚的主角应该就是他。
司空见惯的开场白后,八姐微微侧身手指左边中年男子,介绍道:“这位是广东家电贸易公司的大老板,你们就称他为范总。范总生意做得很大,主要经营收音机、录音机、电风扇、吹风机、电熨斗等,还有各品种的电子计算器。”
还没有等八姐介绍完,范总赶忙站了起来,操着一口广东腔的普通话说道:“八姐啦,吾不系什么大老板,只是做点小生意啊,吾叫范正举,主要做市面上经常看得见的家电,当然彩电、冰箱和洗衣机也做,以后还要请在座的老板给吾多帮衬帮衬,有钱大家一起赚吗。”
这时候,萧寒才仔细打量范总,只见他中等身材,古铜的皮肤显得健硕,大眼宽鼻,特别是一双嘴唇比常人厚许多,整个形象让人感觉敦厚、老实。
萧寒的舅公和姆妈都是广东人,所以他与生俱来就对广东人有种亲切感,再加上范总憨厚的形象,一下子就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然而世事难测,没过多久范总的所作所为完全颠覆了萧寒心目中的形象。
此次饭局是八姐进军家电行业的第一步,原来早在一个月前,正当萧寒他们在杨台子浴血奋战时,八姐正在广东与范总商议拓宽家电进货渠道。至于经营场所,八姐打算放在即将开业的天桥商场一楼,因为天桥商场位于淮河商业街的中心,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俱全。
有时请客吃饭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像钱钟书所言“吃饭有时很像结婚,名义上最主要的东西其实往往是附属品。吃讲究的饭事实上只是吃菜,正如讨阔佬的小姐,宗旨倒并不在女人。”
萧寒暗暗揣摩着今天的酒局,宴请徐主任可能希望他在工商经营方面多行方便,请谢伟是想让他多出谋划策,而八姐让自己参与酒局难道还让自己当马前卒,为她冲锋陷阵。
果然不出所料,八姐在介绍完其他人后,介绍萧寒的语气中明显有意识的抬举:“范总,这位帅小伙叫萧寒,是我的左膀右臂,能文能武,我的日用品商店交给他不到一年,进账翻了几番,现在已经是同行业的标杆了。”八姐停顿片刻,接着又说道:“萧寒前一阵子帮我整合的几家小厂子,我的实力又增加了几倍,所以我打算把新开的家电商场全权交给他负责,到时候还要请诸位多帮衬帮衬他。”
“八姐,这个项目太大了,我可能做不了,你还是请能人来管理,我看不如让谢哥来干。”萧寒头摇得像拨浪鼓,情急之下把谢伟给推了出去。
“你小子真不识抬举,我这把老骨头还能蹦跶几天,今后的天下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你不挑大梁谁挑大梁。”谢伟语气中带有点生气。
“萧寒,我知道最近给你压的事情很多,但有些不重要的事情可以让其他人来干,比如日用品商店的日常管理就可以让你的拜把子兄弟去做,你只要总体把把关就行了。”八姐看萧寒还有推脱的意思,马上又说道:“家电商场开业后,我准备效仿南方人的经营理念,把经营的收益拿出来一部分分配给管理者,也就是说我拿出5%到10%的利润奖励给萧寒,当然他做的越好收入就越多。”
既然八姐已说到这个份上,萧寒也就不好当场驳她面子,但萧寒还是说出他的顾虑:“八姐,经营方面由徐主任和范总他们的帮衬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天桥商场那一片是沙皮强的地盘,听说他最近挺闹腾,你是不是先跟他打个招呼。”
“萧寒,这个你可以放心,到时候我会知会沙皮强的。但话说回来,你还对付不了沙皮强吗,再说你和倪三少的关系,当地的派出所还会不帮你。”八姐不经意地提到倪三少,不知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
人们的印象中大多认为北方人能喝酒,南方人酒量小,可是几瓶白酒下肚后,萧寒发现范总一点醉意都没有,而对于敬酒来者不拒,喝到高兴之时他还跟徐主任和谢伟来一口闷。
酒桌上,范总似乎特别关注萧寒,时不时地试探着问这问那,期间他忽然问道:“萧寒老弟,听说你是上海人,好像还有一个阿姨是做外贸生意的,不知道是做什么生意的?看看我们有没有合作的机会,俗话说有钱大家一起赚啦。”
“范总,你说的是我萍姨吧,她父亲是美籍华人,在中国有个经营植物油的贸易公司,她主要帮家族打理国内的业务,和你经营的产品一点都搭不上边。”萧寒礼貌性地敷衍着。
“这么说,你萍姨是做大买卖的,其实你还不了解我,我是只要能挣钱什么生意都做。”范总说着向萧寒身边凑了凑,低声细语道:“老弟,现在国内植物油需求量特别大,正常供货渠道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而正好我有几艘海运货船,可以从东南亚运一些货物到国内销售,当然也包括植物油,因为我们的进价特别低,所以挣的钱比正常渠道高出几倍。”
“有这种好事,不会是以次充好的货物吧。”
“我们提供的货物绝对是正儿八经的物品,绝对不是伪劣产品。”
“我就弄不懂了,同样的产品为什么你能挣别人的几倍钱呢。”
“主要是在运输渠道的不同,说白了就是走私。”
当范总说到走私时,萧寒打一机灵,脑海中马上联想到八姐的那些家电不会也是走私货物,刚想接着盘问,边上的八姐可能意识到什么,马上示意一下范总插话道:“萧寒,我们不可能做走私生意,犯法的事坚决不做。”
范总见状也知趣地闭口不谈走私之事,瞬间大家又回归到了开始的话题之中,但此时的萧寒酒已醒了大半,总觉得八姐和范总之间的生意有猫腻。
酒局散场后,八姐陪范总和徐主任到自己开的舞厅潇洒去了,萧寒和谢伟俩人醉意浓浓地走在空旷的马路上,夜色的灯光虚幻浮华,两人一路无语,只是分手时谢伟咕哝了一句“莫信直中直,须防仁中仁”。
天桥商场开业的那一天,繁华的大街上人流如潮、车水马龙,市政府各级官员相继到来,一段精彩的开场舞狮表演后,开业仪式正式开始。领导们热情洋溢的讲话赢得场下阵阵掌声,激动人心的剪彩仪式上彩花纷飞、鼓声震天,寓意着天桥商场今后将蒸蒸日上、辉煌腾达。
八姐的家电店铺位于大商场的一楼,开放式的布局让顾客视野更加广阔,前面的玻璃展柜里陈列着各式的袖珍收音机、吹风机、电熨斗以及大小不一的计算器,靠墙处阶梯式的展柜上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各式黑白电视机、电风扇、收录机和组合式音响。
店铺门前,来向八姐道贺的人络绎不绝,有政府官员、有做生意的老板,也不乏有许多道上的混混,其中也包括这片的地头蛇沙皮强。萧寒从来没有见过沙皮强,今天一见果然人如其名,特别是他的颧骨宽大突出,脸上永远挂着僵硬的微笑,使人感到像带着假面具。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萧寒对沙皮强的为人略有耳闻,所以和他打交道时萧寒处处留着小心。沙皮强向八姐道贺后,马上转身对萧寒打招呼道:“是萧寒老弟吧,久闻道上的兄弟称你玉树临风、仗义疏财,是八姐的左膀右臂,今天相见正是三生有幸,今后有发大财的机会一定要带带你老哥。”
“强哥,你抬举老弟了,我在你的一亩三分地混口饭吃,还要请你们行个方便。”萧寒边敷衍边试探着。
“这个好说,以后谁要是不‘听头’,跟老哥说一声,我把他给废了。”沙皮强说着就径直朝电风扇展区走去,巡视一遍后,眼光停留在一台“华生”牌落地扇上,他左看看右看看,显得有些爱不释手。萧寒见状马上凑上去说道:“强哥,如果喜欢这台电风扇,我就按进价给你。”
沙皮强停顿片刻没吱声,他旁边的小弟已领悟他的意思,忙嬉笑道:“萧寒,既然我大哥喜欢,你就做个顺水人情送一台给我大哥,以后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这个事,我可做不了主,要不我和八姐说说。”萧寒心想沙皮强吃“浮食”可能吃惯了,连八姐的食也敢吃。萧寒刚想给八姐通报,八姐已走了过来,问明情况后脸上瞬间露出愠色,但很快平复了脸色,笑盈盈道:“既然强弟喜欢就拿去,就算大姐给你的见面礼。”
“八姐,我们跟萧寒开玩笑的,打死小弟也不敢要你的东西。”沙皮强马上打个招呼,悻悻地朝外走去,临走时他瞪了一眼萧寒,嘴里也不知道咕哝一句什么话。
二、经商之道
家电店铺开业后生意特别的火爆,但美中不足的是产品有点单调,尤其是没有彩色电视机。萧寒观察几天行情后,再加上日用百货商店的存货也不多了,就和八姐商议想去上海一趟,看看能不能进点市面上的紧俏货,临走时又把日用百货商店交给林哲和娟子两口子打理。
几天后,萍姨小洋房的门前,萧寒背着旅行包踯躅不前,他的脑海里思量着整整四年没有见到萍姨,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她恨不恨自己?萧寒徘徊片刻,终于按响了门铃。
不一会,大门缓缓打开,还是四年前的阿姨给开的门,四目相对,阿姨惊呼一声,马上把萧寒拉进大门,拖着萧寒边走边向院里喊道:“小姐,快出来,你看谁来了。”
当萧寒看见小楼门前的萍姨时,泪水瞬间涌出眼眶,脑子里一片混乱,他马上小跑几步,走近刚想作势拥抱时,突然脸颊被萍姨重重地呼了一耳光,正当萧寒发愣之时,萍姨猛地一把将萧寒拉进怀里,“啊”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时空仿佛瞬间被凝固,四周显得很静,屋内的留声机里传出邓丽君单曲《我只在乎你》,歌声犹如山涧潺潺的流水,忧郁而悲伤,“如果没有遇到你,我将会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的歌声,又把萧寒思绪拉回到儿时的光景,那里有萍姨,还要……。
“萧寒,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幻想我俩相逢的场景,只是久别重逢来得太晚了。”萍姨擦拭着眼泪,挽着萧寒朝屋里走去。
萧寒突然想到,佛语上说“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所有相遇都是三生石上的旧梦前缘,久别重逢都是前世的慈悲种下的善果,如果两人的前世再多结点善缘,今生可能就成为母子了。
离也依依,聚也依依,四年的时间,每个人身上都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萍姨和萧寒相互凝视,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最后还是阿姨打破了沉寂,说道:“小姐,你俩先聊着,我去做菜。”
“萍姨,艾伦是回美国了,还是在上海?”萧寒发现自从进入大院就没有看见艾伦。
“半年前,艾伦就回美国了。”萍姨说着,脸上流露出无限的忧伤。
原来,萍姨的父亲年事已高,再加上常年的奔波劳累,半年前不幸病逝,死后他的遗产本来大部分是交给萍姨的,但萍姨已过惯国内安逸舒适的生活,又不想去美国发展,更不想和艾伦争遗产。萍姨在办完父亲的葬礼后,就把美国的遗产全部转给艾伦和他的弟妹,自己只继承了上海的公司和几处房产。
“萧寒,跟我说说,你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又在干什么?”萍姨将双腿盘坐在沙发上,悠悠地问着。
萧寒顺着萍姨的问话,慢慢地叙述着自己四年来的经历,当说到因出事被大学开除时,萍姨不禁一阵阵心酸,拿着手帕频频擦拭眼角。当听到萧寒在经商方面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萍姨的心情才慢慢缓和起来。
“萧寒,你也老大不小了,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以前有一个,叫溪霞,是省城医科大学的大学生,自从我出事后,我俩就疏远了,现在基本上不来往。”
“没关系,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貌有貌相,事业也有小成,今后肯定能找到自己满意的伴侣。”
不知不觉中,阿姨已经把做好的菜端上了餐桌,萍姨高兴之余拿出一瓶未开封的“马爹利”牌白兰地洋酒,给自己和萧寒的酒杯里斟了少许酒,说道:“萧寒,这顿饭就算给你接风洗尘,但不知这个酒你可喝的惯?”
萧寒第一次喝白兰地酒,见酒瓶有些古朴厚重,杯里的酒呈现诱人的琥珀色,色泽金黄晶亮,远远就能闻到一丝浓郁的葡萄果香味,入口时醇美无比,极具吸引力。
“这个酒味和国内的酒大有不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很难喝,没有我们常喝的白酒顺嗓子。”萧寒吧唧着嘴回味着酒香。
“你正是个乡巴佬,白兰地号称‘葡萄酒的灵魂’,用上好的葡萄做原料,精心制作而成的,做成后还有储藏在橡木桶里,让它不断汲取橡木成分并与其氧化,经过很多年后才能形成白兰地特有的口味和香气,与我们的白酒相比,各有千秋。”
“是吗,那我要多喝几杯,要不然还真对不起这么好的酒。”
“白兰地酒有点烈,慢慢喝,家里还有好几瓶呢,等你走时带上两瓶。”
饭后,萧寒没有走,就在萍姨家暂时住了下来,一是四年没有陪伴萍姨,心里总有些愧疚;二是此行的目的,想让萍姨帮忙拓宽一些自己的进货渠道。
萍姨的公司位于静安区一个繁华路段,办公场所比八姐的公司要大得多,人员不少但井然有序,其中不乏有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人。公司员工素质很高,见到萍姨都会停步躬身,礼节性地招呼道“您好,董事长”,等萍姨走过去后才能再次走动,同时萍姨也会向他们点头回礼。
萧寒发现公司里的员工都是清一色的职业装,胸前佩戴工作卡,上面标明员工的姓名和职务,整个人干净利索,精神饱满。后来在与萍姨闲聊时才知道,外企和内地企业的管理方式截然不同,外企注重企业文化,而商务礼仪是企业形象、文化、员工修养素质的综合体现,特别是衣着打扮、行为举止和谈吐都会影响到商务谈判的成败。
这次上海之行,萧寒发现萍姨社会能量非常大,根本不像心目中那个秀而不媚、清而不寒的小家碧玉,而是气质沉稳、雷厉风行的职业女强人。没有几天,萍姨就帮萧寒与上海电视厂谈妥了金星牌彩电的供货合同,只是货物和货款必须从萍姨公司过一下,毕竟大厂更相信萍姨的外资企业。另外,用同样的方法萍姨从上海家电公司拿到了燕舞牌收录机等紧俏家电的订单。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期间因为太忙只在舅公家吃了一顿饭就跟萍姨去跑业务了。离开上海前一天晚上,阿姨专门做了一顿丰盛的菜肴,为萧寒践行,此时多年未见的疯子听说萧寒来了,马上推掉一些应酬赶到萍姨家。
疯子的脾气一点没改,行事还是风风火火,刚进门就冲着萧寒嚷道:“你小子太不像话了,四年里也不来看我一下,连一份信也不给我写,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雷大局长,忘了谁也不能把你给忘了,只是家里的事太多,没抽出时间来上海,要不我自罚三杯酒,权当我向你赔罪了。”萧寒说着就上前与疯子来个熊抱。
席间,疯子问了萧寒四年的生活情况,末了再三告诫萧寒今后无论如何都不要做犯法的事。萧寒听着疯子的告诫,突然想起一件事,忙问道:“雷哥,什么是走私,如果走私,罪行大不大?”
“小子,你不会无缘无故问这个问题,你是不是参与走私了,如果有,我可以马上把你抓起来。”
“好了,疯子你不要吓唬萧寒,他已经是大人了,分得清好坏。”萍姨瞪了一眼疯子。
疯子看萧寒确实不像参与走私的样子,就结合几宗大案,简要说了说走私的现状。原来改革开放后,由于利益驱动,沿海地区走私贩私活动泛滥成灾,他们采取群众集资拼股的方式购买私货,利用自家的渔船在海上交易,将境外的货物偷运到国内,规避关税,狂挣不义之财。
当时广东省是走私贩私的重灾区,有些地方渔民不打鱼、工人不做工、农民不种地、学生不上学,一窝蜂似的在街头巷尾、公路沿线兜售走私货。为此,中央很早就开展了严厉打击走私贩私的活动,虽然有所遏制,但走私活动从明处转入地下,又在个别党政干部的庇护下,走私活动死灰复燃,慢慢渗透到中西部地区。
“萍姐,可能你不知道,现在走私贩私已是公安部门的大案要案,还有我现在从刑警总队调到缉私总队专门负责走私案件,如果谁参与走私贩私我肯定不会心慈手软。”疯子说话时,用眼别有深意地瞪了一眼萧寒。
“雷大局长,我就走私贩私了,你咬我眼。”萧寒本来想把广东范总的事情说说,但看疯子一味地责难,再加上酒喝的多点,脾气被彻底激怒了。
“好了,你俩还像以前一样的臭脾气,一点就着,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萍姨玉手轻拍一下桌子,装出嗔怒的样子。接着对着萧寒肃穆地说道:“经商之道,有人说商者利也,其实不然。俗话说无信则人危、无法则国乱,如果没有诚信就不能立足于商界,如果不守法必受其累。”
话语之间,萧寒隐隐发现萍姨有着和常人与众不同的坚韧和刚强,但谁又能察觉到那投足间的孤独和寂寞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手机版|数字蚌埠网站 ( 皖ICP备15008515号-1、蚌公网安备34030002001436   

GMT+8, 2019-9-19 20:28 , Processed in 0.788978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